<em id="b1ddn"></em>
    <address id="b1ddn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b1ddn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b1ddn"><th id="b1ddn"><th id="b1ddn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<em id="b1ddn"></e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b1ddn"><address id="b1ddn"><listing id="b1dd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書札中的“隱秘”

        2020-09-21 15:25 來源: 九州出版社

          書札,即現在意義上的書信,古代又叫手札、信札、尺牘、手翰、手啟、手柬、手筆、手記、手帖、尺墨,等等。粗略估計,書札各類別名有數百種之巨,清代龔未齋《雪鴻軒尺牘》雖將書札分為十五類,但這只是一種籠統分類,類下自然可以另有分支。一句話,若想窮盡書札別名,實在有些困難。書札起源很早,一般將《左傳》中的《鄭子家與趙宣子書》《子產與范宣子書》視為最早的書信文體,遺憾的是這些文本只收錄在經典中,并沒有墨跡流傳于世?!稘h書?司馬相如傳》云:“上令尚書給筆札?!痹旒埿g發明以前,書信刻或寫在竹簡和木片上。蔡倫發明了紙,札被取代了,但名字卻保留了下來?!豆旁娛攀住吩唬骸翱蛷倪h方來,遺我一書札?!睍哉Q生之日起,除溝通信息,還承載社會功能,《漢書?薛宣傳》:“馮翊敬重令,又念十金法重,不忍相暴章。故密以手書相曉,欲君自圖進退?!惫盼闹械摹皶?,有的指書札、書信,如司馬遷《報任安書》,但并不完全如此,李斯《諫逐客書》便是上書、奏章,乃臣僚向君主陳述政見的一種文體。書札有公私之分,《鄭子家與趙宣子書》等是公函,而《報任安書》則是私信。除卻社會功能、政治意蘊,書札附有強烈的藝術審美價值。

          在一些知識分子筆下,書札被譽為“最溫柔的藝術”,紙短情長,通過書札,可以跨越時空,和古人或他人“相識”“相認”“相通”?,F存最早的紙質書札,是陸機的《平復帖》,是帖共九行、八十四字,乃晉武帝初年陸機用麻紙寫給一個患病友人的,因帖中有“恐難平復”字樣,故而得名。帖中個別字詞痕跡模糊,不好辨認,故此有幾個版本,通常的讀法是:“彥先贏瘵,恐難平復。往屬初病,慮不止此,此已為節年使至。男幸有復失,甚憂耳。舍(庶)子楊往,初來至,吾不能起。臨西復來,威儀詳時,舉動成觀。自軀體之恙也,思識夢之邁甚,執所恒與君。稍之閔兇,棠寇亂之際,聞問不悉(多)?!倍洳谔蟀显唬骸吧w右軍以前,元常以后,惟有此數行,為希代寶?!蓖ǔUJ為,書札寫作隨意,是作者在最放松、最松弛的狀態下完成的,未經精雕細刻,屬主觀無意,乃一種中心書或自由書。特別是在魏晉時期,書札往往和個人尚簡求易的心境密切結合,代表了書法藝術的最高水平。王羲之《快雪時晴帖》:“羲之頓首??煅r晴,佳想安善,未果為結力,不次。王羲之頓首。山陰張侯?!薄秵蕘y帖》:“羲之頓首。喪亂之極,先墓再離荼毒,追惟酷甚,號慕摧絕,痛貫心肝,痛當奈何奈何!雖即修復,未獲奔馳,哀毒益深,奈何奈何!臨紙感哽,不知何言。羲之頓首?!濒酥荧I之《鴨頭丸帖》:“鴨頭丸,故不佳。明當必集,當與君相見?!濒酥东憽恫h帖》:“珣頓首頓首,伯遠勝業情期群從之寶。自以羸患,志在優游。始獲此出意不克申。分別如昨永為疇古。遠隔嶺嶠,不相瞻臨?!币陨隙际桥e世矚目的藝術瑰寶。二王的行書,大都以書札形式保存、流傳下來。

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魏晉以后,很多書法史上的名作,本身便是書札。比如被稱為天下第五行書的《韭花帖》,便和作者楊凝式這個書壇上的巨匠互為表里?!毒禄ㄌ啡臑椋骸皶儗嬚d,輖饑正甚,忽蒙簡翰,猥賜盤飧,當一葉報秋之初。乃韭花逞味之始,助其肥羜實謂珍羞。充腹之馀,銘肌載切。謹修狀陳謝伏惟鑒察。謹狀,七月十一日?!痹撡N寫在素紙之上,半行半楷,起筆稍重,頂鋒入紙,點畫自然,力貫始末,且布白疏闊,深得二王筆意。黃庭堅云:“世人盡學蘭亭面,欲換凡骨無金丹。誰知洛陽楊風子,下筆便到烏絲闌?!睏铒L子便是楊凝式,黃庭堅如此稱贊,可見其名不虛。到了宋代,傳世書札更多,諸如米芾《清和帖》、曾鞏《局事帖》等都是書法藝術的標桿。這些年,宋人書札屢現市場,價格多創新高,追捧者甚眾。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蘇軾,留下了數通書札,以《東武帖》而言,札子筆意輕松自如、灑脫,令人沉醉,帖云:“東武小邦,不煩牛刀。實無可以上助萬一者,非不盡也。雖隔數政,猶望掩惡耳。真州房緡,已今子由面白,悚息、悚息。軾又上?!?/p>

          “箋”,以之為書札稱“信箋”,以之題詩名“詩箋”。魏晉時便出現花箋,以后愈成規模。南朝徐陵說:“三臺妙跡,龍伸蠖屈之書;五色花箋,河北、膠東之紙?!崩钌屉[《送崔玨往西川》曰:“浣花箋紙桃花色,好好題詩詠玉鉤?!彼未鷮O光憲云:“襞花箋,艷思牽,成篇?!鄙蚶ā秹粝P談》記載:“予出使淮南時,見有重載入汴者,求得其籍,言兩浙箋紙三暖船,他物稱是?!崩钌屉[提到的浣花箋是蜀中箋紙,又名“薛濤箋”“松花箋”。宋應星《天工開物》載:“(薛濤箋)以芙蓉等為料煮糜,入芙蓉花末汁,或當時薛濤所指,遂留名至今。其美在色,不在質料也?!眱伤螘r期,制作箋紙成為一門較為矚目的手工業,不僅顏色有別,且勾以畫作,精美異常,除澄心堂紙最為著名,尚有碧云春樹箋、團花箋、龍鳳箋、金花箋等行世。當然,這種箋紙不僅用來寫信,還以之為詩作文,甚至作小品畫。明清以后,制箋技術更為精湛,涌現出《蘿軒變古箋譜》《十竹齋箋譜》等名品。迭至晚清民國,諸多箋紙品牌風行一時。箋紙和個人書法技藝一樣,是一種涵養的象征,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》載:“上海有這許多的詩人墨客,為甚么總沒人提倡,同他們弄些好箋紙?”舊時,唱酬和通信之箋紙印有八條紅線,俗稱“紅八行”,文人雅士以為市井箋紙俗氣,有傷雅意,便自制之,美其名曰“彩箋”“花箋”“錦箋”,若輯之成冊,則稱其為“箋譜”。俞樾、吳昌碩、鄭孝胥、齊白石、陳半丁等人,經常自作箋紙箋畫,供個人使用,以彰顯其身份和品位。俞樾自號曲園居士,箋紙便標以“曲園”,且常有幾筆簡單畫作。鄭孝胥多用海藏樓自制箋紙,頗有抱負和雅意。

          書札因私密性、唯一性和高度的個性風格,以及洋洋灑灑的意趣,已成為現代人關注的一個藝術門類。鑒于高古作品日漸枯竭,晚清民國的書札備受推崇,特別是那些對歷史有補充作用、涉及重大歷史事件、書寫者和收信者都是歷史名人的,更是引人注目,這些書札已超越藝術審美而成為獨特的歷史文獻,比如魯迅、胡適等人的書札,受追捧程度遠遠超過曾左、康梁,一些藝術巨匠的書札更是思之而不可得。不過,即便書札中飽含史料,但其中洋溢的卻是個體情感。也就是說,書札中不排除藏有在場者對歷史提供的一種見證,但整體而言,書札告別“峨冠博帶”的端莊,而有蘇軾“呵呵”之文學 / 藝術情趣。只可惜,如今書法和信札都被時代壓縮成一個可有可無的邊緣性工具,甚至連生活的邊角料都算不上。若干年過去,恐后人求我們一通書札而不可得,可惜,可惜。

          本書選取晚清歷史上十九個重大事件,輔以一百六十一位名人的書札,詮釋而成,目的是通過名人手札再現時代風云,使歷史事件在具有質感的基礎上,被賦予一種濃重的個人化的、藝術性的氣息。這一百六十一位名人中,除極少數重量級人物如曾國藩、李鴻章、張之洞、翁同龢等的作品重復收錄外,都是一人一件(一頁或多頁)。同時,為確保選錄作品風格多樣,除書札外,還選了幾件扇面、詩札、奏折、電報、名片等。這些作品是我們走近古人,接受文化熏染最為直接的媒介。其中,一部分是李瑾、徐婉婉、吳成峰、莊劍鋒、鄭仁杰、劉春雨、王奇個人收藏的,兩件(林則徐詩文札、孫衣言書札)來自網拍圖片,其他均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,且經導師虞和平先生主編,在大象出版社以《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》出版。本書即將出版之際,向支持本書寫作的虞和平先生,向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、大象出版社及九州出版社二分社社長周春女史、張艷玲女史,表示衷心感謝。

          李劍  2020.6.30

          選摘自:《墨色將至——晚晴關鍵事件中的名人和書札》李儉 著,九州出版社

          

          內容簡介:

          書札,即書信,古代又叫手札、信札、尺牘、尺墨,等等。書札除了溝通信息,承載社會功能,蘊含政治意蘊,同時附有強烈的藝術審美價值。通過書札,可以跨越時空,和古人或他人“相識”“相認”“相通”。很多書法史上的名作,本身便是書札。近代以來,書札備受推崇,特別是那些對歷史有補充作用、涉及重大歷史事件、書寫者和收信者都是歷史名人的書札,更是引人注目。精心寫作的書札,洋溢著個體情感,并超越藝術審美而成為獨特的歷史文獻。本書收錄林則徐、曾國藩、薛福成、馮桂芬、郭嵩燾、容閎、李鴻章、張之洞等一百六十一位晚晴名人近二百份書札,串聯起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間十九個重大事件。

          并未遠去的歷史,換一個角度去解讀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[責任編輯: 馮武清 ]

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精品国产三级A∨在线